【中国人的一天】夜店女孩

2014年9月,广东佛山,南都记者跟访三个在酒吧跳舞女孩,探寻她们的日与夜。她们并不是人们世俗眼光里的坏女孩,她们为自己拼命,只为一个美好的未来。她们也迷茫,不知何处是头,但她们更坚强,独自奋斗。(陈志刚/CFP)

「 hi,看“中国人的一天”,请上“我爱热可乐”哦,域名www.solvware.com 」

9月9日,佛山,今年26岁的可可,浓妆艳抹下,看不清她真实的面孔。可可从舞台上下来后,可可留在了吧台之间。可可除了跳舞,偶尔还要招呼一下熟客,陪喝酒,当然,可以收获一定的提成。

每周一、周二,可可要到一家健身房当教练。9月9日这天下午5点,可可在沙发上醒来,煮了个泡面吃完,然后出门,她得在7点之前赶到南海桂城的一家健身房。一节课有100元左右的报酬,但是这天可可迟到了,她的课被取消,报酬也泡汤了。

9月9日晚,可可代朋友做健身教练,连续跑了两个健身馆。可可并不感觉累,“像玩似的”。

9月9日,佛山, 可可回到她的单身公寓,对着镜子练习舞蹈。除了健身房比较固定的“兼职”,可可还有各种各样与舞蹈有关的临时工作。可可梦想有一份自己的事业,为了起步资金拼命挣钱。

20岁的cindy是佛山一家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,兼职在酒吧跳舞。“因为要赚钱交学费”,cindy说。9月9日,cindy刚从三水坐车过来,晚饭没顾上吃就开始化妆。“我知道很多人对我们有误解,但无所谓,清者自清”,在化妆之前,扎着一个马尾辫的Cindy清纯可人,但她给自己化了一个很浓的妆,难以看出本来面目。

22岁的丽丽出生于台湾,是酒吧专门请来的跳艳舞的“嘉宾”。丽丽很小时妈妈便离开了家。2012年丽丽只身来到佛山,开始在酒吧里跳舞是在两个月前,尽管很多人也戴着有色眼镜看她,但丽丽并不觉得这样跳舞很豪放,她说,在台湾身穿比基尼去酒吧喝酒是很正常的,何况跳舞。图为9月24日,佛山, 离演出时间快到了,丽丽在房间化好妆再去夜场。

丽丽没有学过化妆,她的妆都是凭感觉化。丽丽在酒吧的角色,就是要将酒吧的气氛引爆到最高潮。在她看来,这只是一项工作,既然选择了这个,就必须忍受这些,包括“咸猪手”。

尽管只跳了两个多月,丽丽已去过福建、广西、湖南等地,她不知道以后还会去往哪里。“其实一直都有朋友或经纪人帮酒吧联系我,找我过去跳”,但她不敢安排太长远的工作,因为时间上无法把握,经常有酒吧原来只安排两天时间,最后又临时要求多跳几天,不好推脱。图为9月25日,丽丽刚从长沙表演完来到佛山,邀请方给她安置了简陋的旅馆。

9月25日,广东佛山,因为经常要到各地表演,住旅馆是经常的事,丽丽怕黑从不关灯睡觉,这房间的灯不能调暗,她只能用毛巾遮挡

9月24日,广东佛山, 一个行李箱就是丽丽的所有家当。

这是丽丽的跳舞时的必备品。丽丽说跳舞时最重要的是要防止走光。

9月25日,这次到佛山,丽丽的一个朋友生日,她特地买了一个公仔当做礼物。

丽丽表演所用的道具都是她的行李之一,去到哪带到哪。

文章来源腾讯新闻,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

当前:

中国人的一天

推荐: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

上一篇:【中国人的一天】饮食男女

下一篇:中国人的一天:跳盅盘舞的洗碗工